失梦

2017-09-01  |  失梦纪  |  

凌晨两点,从未有过如此清醒的夜晚。

胃还在阵痛,我蜷缩成一团,尽可能地把胃包裹起来,祈求能减少它带给我的疼痛。

阵痛的前奏像是有一片发怒的海在胃里不停地搅动翻滚着,凶狠放肆地拍打着。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而去,我甚至能准确地感知到这片怒海的流向与温度。

前奏之后便是一波高潮,可以说,我从来没见过如此痛苦的高潮。当那片怒海翻腾到极致,时间好像被凝住,整个海突然变得出奇的平静,仿佛下一秒迎接我的会是风和日丽,艳阳高照。可是,并没有,是我想太多了。

还没来得及感受这瞬息的平静,下一个呼吸,就是一把功率开到最大的电钻毫无预兆地插进我的胃里,开始不停地绞动。整个胃以电钻为中心不停地旋转着,很快就扭曲变形了,变成锥子的形状。

而此时的我,双手用力紧紧地抱着肚子,身体蜷缩在一起,头不断地往肚子里埋。整个人在此时此刻只有一种感觉:痛。痛得我头皮发麻,痛得我嘴唇在发抖,痛得我脑子里能想到的全都是痛。终于,在熬过这非人的几十秒后,这阵痛总算是告一段落了。然后,等待我的又是下一个阵痛。

我想,在这胃痛来袭的夜晚,那些奇怪的梦境定是离我而去了。我,是被抛弃了的。而这一夜,陪伴我的,大概只剩下痛苦了。

发表新评论